93年2月5日禮拜四,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一天是元宵節,農曆正月十五,節氣立春;屬水,坎卦,甲寅日;凶時為卯、午、申(下午三至五時)。

 

這一天,下午四點,我不幸餵了自己的華碩S8600筆記型電腦喝了一杯熱巧克力,因而展開了為期十八天的修復之旅。

 

那天下午,我買的一套由格林出版社出版的國際安徒生大獎繪本集送來,拆封後發現根本就偷天換日,格林這套書掛的是經銷商的名字,自己反倒(不負責任地)藏起來了!而且印刷品質實在不令人滿意。既然經銷商只是賣書商人,與出版印刷完全無關,我當然是打電話去格林argue。就在與其劉副總編輯談話完畢,首次萌生應該考慮退書的念頭後,已講話到沒力的我趕緊去沖一杯熱巧克力,想藉以恢復些元氣。

 

話說這譽滿Costco好市多會員界的「Swiss Miss」品牌的隨手包熱巧克力,每盒六十包、在Costco買才一百八十幾元,據說是非常便宜的價格;一包可沖250CC濃郁美味的熱巧克力,實在是方便怡人的活力聖品。

 

壞就壞在,你若已經活力極低,既沒好吃也沒好睡、又心智激動腦筋活用還外帶口水分泌發達地講完一通講道理的長電話,累到手已發抖的地步時,無論如何都必須非常小心你手上拿的任何東西,更別說是七八十度高溫的一杯熱飲了。更壞的是,自從2003年元旦第一次開機就燒掉了我那已服役滿四年的桌上型電腦後(諸君鑒察,當時燒掉的是硬碟,所以那台電腦算是完全掛了),我一直都用這台S8600做為唯一的工作機;那輕薄短俏、黃色外殼金屬銀底座的優造型,扁扁一片坐落在我電腦桌上,旁邊就是我的專用個人杯位屬之處--就這麼事有湊巧,萬事都互相在即使敗壞之中效力,一切都不是沒有道理的--我那顫抖的手、激動的心情、熱火火的巧克力,就在申時正好過半的那一刻,杯子都還沒碰到桌面,就熱情將其中全部的兩百五十西西美味營養的液體,全都餵上了S8600那矜持優美的面板。二話不說,即使是優雅的鍵盤隙縫,也忍不住會貪婪地把所有美好的熱巧克力用力吸進肚腹啊。

 

就這麼完了。

 

由於S8600小姐胃口不大,兩百五十西西熱巧克力之中還有一大部份流到了桌面上,我在她底下為墊高之用而擺的過去幾年的工作文件,一疊疊透明夾裏也滲入了咖啡色液體;然後再滴滴答答地滴下去,禍延桌後牆前鋪得十分整齊雅致的各種接線及插頭插座。

 

與此同時,S8600小姐螢幕全黑,發出緩慢哀怨的嗶嗶聲,電源燈綠色的LED閃個不停,死按活按電源開關都無法關機。具有潔癖的本人在下我,當時對於桌面流淌著奶與蜜的苦惱,恐怕是更甚於愁煩電腦問題,因為的確在那一刻,一個先前的經驗誤導了我的判斷。

 

話說去年曾有一次,我把一杯清清的水灑了些在外接鍵盤上,當場也是嗶嗶作響、也是按鍵失靈,壞又壞在我緊張之下把插在四埠外接USB Hub上的插頭拔錯(這個Aten出的迷你透明USB Hub在此事件中還有角色,容後再敘),拔的是印表機不是鍵盤;所以當然怎麼打都沒字。緊張緊張,當時馬上抱起可愛的S8600直奔保修通(按:我先找出華碩技術專線電話--找了很久才在從光華的華碩皇家俱樂部取得的筆記型電腦保養小手冊封底最下一行小字,找到一個有上班時間限制的筆記型電腦免付費技術專線的號碼--打去問,高水準--既然如此高水準,應該不吝透露電話給華碩客戶才對,不然怎能展示我國科技業如今競相飆高的服務水準呢?何必把個號碼謙卑到這麼難找的地步!--的客服小姐建議我送去特約維修的保修通,會比送皇家俱樂部更具修復時效。),還把該喝水鍵盤也一併抱去。結果那次電腦當然沒事,因為喝水的又不是她,而且是我自己烏龍拔錯插頭才自作多情以為電腦短路。

 

就是這個經驗,使我一時判斷失誤,以為這次電腦直接淹水「好像、可能、應該」也不會太嚴重。所以只見我動作神速先抽取一大疊面紙蓋在桌面淹水部位,再一把抓起嬌俏的S8600,線還來不及拔就高高拉起,拉離桌面後再將她翻過來朝地面,先把裏頭的熱巧克力滴出來再說;然後才想這不能關機該如何?當然是拔掉電源線、拔掉USB Hub、再把電池取下。這才終結了那悲傷的嗶嗶嗶。

 

然後,二話不說發揮潔癖,努力把電腦桌上上下下擦乾淨,在十分的狼狽中仍見秩序感,畢竟是近四十年人生累積下來的潔癖效率嘛!再盡可能把NB鍵盤部位可觸及的地方,殘留的水跡用面紙吸乾。動作不能不快,因為該出門接小孩了。迅速把NB包裝起來,打了電話給光華保修通「預告」等下有個慘蛋要送淹水的NB來修,就出門了。

 

五點二十左右抵達保修通。

 

(註:到光華辦事,奉勸各位好好停車再步入戰場,興票大樓地下停車場、忠孝東路兩側的臨沂街巷子裏都有位可停,付點小錢免除車被拖的恐懼、又能從容辦事,何樂不為!千萬不要跟自己的腎上腺素過不去,邊跟老闆講話邊探頭張望愛車芳蹤,還得隨時準備拔腳追車!)

 

保修通是家可愛的小店,記得上回鍵盤淹水來送修檢查那次,櫃台小姐在短短二十分鐘內向不知為何有志一同都開門抱著Epson印表機走進來的清一色男士說「Epson印表機請往前走再左轉,我們這裏只收HP印表機喔!」,好脾氣有耐性人又長得可愛。如今已知流程,我先乖乖以正楷填寫送修單,再傾耳細聽小姐如何叫工程師以便記得工程師尊姓大名、待會兒與他溝通時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以「搏點感情」。向工程師簡單說明狀況,並特別聲明「我太緊張所以想不出來怎麼拆硬碟,所以到現在還沒把硬碟拔下來,可是硬碟最重要!要是資料掛了我就完了!其他的都沒關係!」(那小姐吃吃偷笑,說:你是作家啊?硬碟這麼重要?我則完全說不出話來--其實除了我寫的東西外,最重要的當然是一年半多以來我的Nikon CP500所拍的全部照片啊!我兒子的成長紀錄啊!!)然後帶著我的兒子,心焦難掩又要故做鎮定地在小小空間內等待後頭工程師檢查完後出來見客。

 

簡工程師好不容易又出來了,他說,硬碟拔下來了,目前測不到,因為插上後電腦讀不到硬碟,可能很嚴重喔。我面色凝重聽完,他繼續說:你可以直接把硬碟送去展碁檢查(這是一顆展碁代理、IBM硬碟部門賣給Hitachi前幾個月,我在光華買的30GB筆記型電腦專用硬碟),應該還在保固期內吧?如果超過保固期他們會給你酌收維修費用。說著拿了張小紙條,寫了展碁維修中心的電話給我。我即刻打電話去展碁,不料時為五點三十一分,那頭的小姐說:你可以自己送件過來,不過我們的收件時間是早上九點(還是八點半)到下午五點半喔,你最快只能明天早上送來喔。我於是把硬碟小心翼翼地揣在了口袋裏,一面心中升起悲涼斷腕的感受,開始為自己心理建設:萬一硬碟真的掛了,我該如何如何...。此時忽然靈機一動,想起了以前曾跟立群聊到過,或是看他文章裏寫到過,電腦淹水後的標準應變程序:等待電腦乾透,再開機檢查。

 

於是二話不說,又撥了立群的手機。那頭他老兄拾起電話,我照例第一句一定是,立群兄,你在忙嗎?這仁兄果然在忙,他說:對,我在跟你同事,不是,你前同事開會,不過沒關係,怎麼樣,什麼事?(認識這仁兄的都知道,他很阿沙力;當然在無聊的會議中能講點奇怪的電話,可能是人人心中都存有的一絲小小盼望吧。)X的,我幾乎可以聽到他跟我講電話時,那頭所有我的前同事們都either偷聽著這個好笑的前同事求救電話、or百無聊賴地一面技術高超轉著筆一面跟隔座同事小聲講起她今天去哪裏買了什麼鞋...,開會嘛,不都是這樣嗎?立群兄聽我述完症狀,面色凝重,小心謹慎地回答:嗯,以前好像沒遇過這麼嚴重的情況;不過你說的沒錯,要我建議的話,我也是會要你等硬碟乾透,再插上試著讀讀看資料。我於是萬般無力中強打起精神說,好吧,我回家拿吹風機吹一吹就是了。立群兄並附註:硬碟是不可靠的玩意兒,如果想好好保存資料,最好是定時備份到光碟上,不然硬碟掛了就是掛了,資料有存等於沒存,完全是自找麻煩。我想起了我家那台燒錄機,我先生買了總有一年以上了,還是閒置在抽屜裏,沒有安裝進目前家中僅有一台(即他老人家專用)的desktop機箱。

 

失神落魄地牽著兒子去開車,差點忘了還要吃晚飯這回事。我先生也不知該怎麼安慰我,倒是在第一時間就提出:他可以拿公司的老NB先借一台回家給我用。真是個很有用的先生。我快滿四歲的兒子則是了解媽媽的電腦生病了,送去醫院給電腦醫生修理,恐怕要住院好幾天;並因而露出肅穆認真的表情,對媽媽深表同情。

 

當晚,我又打電話給皓朋,他回電時告訴我如果硬碟掛了而必須救資料,是有一種硬碟資料搶救公司可以找,他採訪過一家;不過他閒閒表示,我如果願意的話可以把硬碟帶去給他測測看,如果真掛了再找救兵也不遲。我深表感謝並願意先讓他試試看,他於是告訴我公司最新地址(這次搬新家後我還沒回過公司),我說我等次日看看狀況如何,若要去找他時會先call他。

 

第二天一大早,九點剛過我就來到展碁位於市民大道及重慶北路口的維修中心。小姐接了單後送到後面檢修。不多時,一位長相敦厚胖壯的工程師出來叫我,以溫柔的嗓音告訴我:他仍然無法讀到硬碟(我失神落魄過甚,不僅昨日在保修通沒問工程師是怎麼測法--是用外接硬碟盒,將硬碟插入NB或Desktop測試機的USB port試圖抓硬碟?還是有專用測試機台?--,這日早上也忘了問展碁工程師他又是用什麼設備測的),連硬碟的格式都讀不到(完全抓不到),更別提檢查裏面的資料了。他說,如果要拆硬碟來修,必須後送至Hitachi(是的,現在我的這顆IBM硬碟已經歸Hitachi管了),要花一段時間;但我也可以照我所想的,去找那種專門修復硬碟資料的公司。於是他用雙手拿著,極有禮貌地遞給我一張凌威科技的名片,告訴我可以直接與凌威聯絡,詢問送修流程及價格。

 

我又失神落魄地下樓來,去開車。邊開邊就打電話到凌威,好在他們也挺早就上班;一位先生向我口述了大致的流程與價格:送件,填單,價格則是三千元起跳,若可修復則按資料量計價,最多兩萬元;若決定不修,則檢修費用為三千。送修單及檢測修復流程,可在他們網站http://www.linwei.com.tw上閱覽及下載。(註:關於凌威的價格,此地我所記述的可能稍有出入,因為我並未真跑去凌威,所以記得不是太確定)

 

那天傍晚去了老公司的新所在找前同事們,當然主要是為了請皓朋幫忙測測看硬碟。老同事們看到我兒子這個還孵在媽媽肚子裏時就「認識」的小孩時,果然又是糖果又是玩具,一陣「攀親敘舊」。可惜皓朋說臨時公司高層要召集開會,叫我把硬碟撂在他那兒,等他有空時再幫我看;當然立群兄也是忙得不見影兒。(註:理論上呢,立群比本人年輕有為,不過實際上他除了比本人高壯,又一直比本人位高權重很多,基於本人腦筋簡單的社會倫理法則,就從頭開始一直稱他為立群兄直到如今。至於皓朋,因為他又比立群年輕有為一點,也正好沒比本人高壯,所以...就親切直呼其名了。)

 

我先生晚上則是從他公司帶回一台老的IBM Thinkpad X21要給我暫用,拜公司lay off之賜,才能有此一利。我則是習慣用1998年資訊月買的不到三萬元的一台all in one筆記型電腦(是的,那年就已有不到三萬元的便宜但也不失好用的機種可買,CTX的牌子喔!現在沒聽過CTX還出NB的吧!),畢竟當記者的幾年裏她還隨我出差過幾趟,還是介面環境設定非常順手的一位老朋友;唯一不好的是當年省錢只買了撥接的modem卡而沒買網路卡,故只能用撥接上網,也只好先把家裏的ADSL、及新來的老Thinkpad,一起晾在一邊了。

 

禮拜六,我先生說他要花一整天重新組設他的Desktop,前一天他買了新的主機板和一顆40GB的硬碟,還要順便把我家的燒錄機裝上去;「好歹要把兒子所有照片都救出來做備份吧!」我帶著孩子出門好給他一個安靜自由的工作環境。晚飯時分回到家,又恰好接到皓朋來電,此時已離S8600喝到巧克力的時間有四十八小時以上,照說浸溼的部份也差不多該乾透了;他說下午他終於有空測一下我那顆硬碟,結果讀得到資料沒問題,他隨便試著備份幾個圖檔資料夾,也沒問題,只是「可能讀寫臂有一點損傷,讀起硬碟來會喀喀作響」;我說我猜可能是淹水當時無法關機,硬碟還在跑時NB就被我拿起來翻過面以滴水,搞不好是因此造成硬碟內部的機械損傷。皓朋表示是有可能啦,不過誰知道呢?

 

因為皓朋讀到了資料,讓我信心大增,兩天來雖然傷心NB可能毀在我手上,但內心深處其實並不太擔憂資料掛點,除了我因著信仰而不時禱告、得到的都是平安的回應外,恐怕也是因為我一直覺得(尤其是皓朋一直這麼認為)硬碟內部要進水並不太容易,因為S8600、也許所有NB都一樣,硬碟安裝時金屬殼的一面都是朝上,電路板的一面則朝下,理論上水漬不太可能從金屬殼那一面滲進硬碟內吧!

 

也因為讀到了資料,我產生了奇怪的有些一廂情願的想法,覺得也許主機板也是只要乾透後就會沒事,應該可以一切恢復正常吧!(這算是婦人之見嗎?也許吧!)於是到了2月9日禮拜一,我早上打電話去保修通問狀況,雖然維修工程師說主機板掛了,必須後送華碩維修中心(沒記錯的話在南崁,並且據說不收客戶自己送件,只收合作維修點的後送件),問我要不要送。但緣於我因「婦人之見」所肇生的鄉愁感及照常發作的硜吝性情,我表示不想送修了,決定把可愛的S8600小姐抱回家自己想辦法。這保修通早上就開門營業是令人激賞的光華異類之一,非常適合我這種早起型的鳥兒;十點出頭,就去取回了NB,檢測費525元。

 

然後往另一家我所知非常難得的早起鳥光華店前進。「光碟小築」位於那一排CD燒錄轉錄店的第二家,也是極罕見早上十點(或十點前)就已開門營業的一家店,因為讚許他們的勤勉精神及良好態度,包括VHS轉燒DVD、DVD轉燒VCD、V8轉燒VCD、軟體CD-ROM備份、音樂CD備份、買空白片等等事兒,我都是找這家的姚先生搞定。這趟我指定要買「為了備份硬碟資料,所以要最好的空白片」,於是他幫我挑了一種金片,五十片四百元。

 

抱著S8600回到家,卻當頭捱了我先生一頓對「婦人之見的即興行為」的數落,他叨叨念念的理由如今實已不復記憶(因為根本沒聽進去),只知他說把NB抱回來幹麼呀!不論到底是不是真的故障、能不能修、要怎麼修、會花多少錢、要不要花那筆錢,都應該要後送華碩才對呀!於是他老人家又把我的S8600原封不動帶出門,準備再送去保修通,讓她能繼續旅行去華碩客服中心。

 

傍晚我再度到了老公司,目的是要把我的寶貝硬碟帶回家。不料皓朋人不在座位上,手機也打不通,我和兒子乖乖坐在他的partition的隔間牆下等待伊人歸來,順手拿了一本堆積中的近期PC Office...。好不容易他的手機收得到訊號,與他通上話了,他請我自己從他的包包裏動手拿出我的硬碟(裝在黑色的Intel隨身小揹包裏,看起來簡直是專為筆記型電腦硬碟所設計的尺寸),我則留下自己很愛吃的丹麥餅乾一盒聊表對這位拔刀相助好朋友的無比謝忱,兩人隔空交談完畢後我走出公司大樓,卻正在人行道上遇著趕稿趕到面色蒼白的皓朋兄台,還來得及說聲謝謝和bye bye哩。

 

2月10日禮拜二,由於不管原來這顆硬碟是否沒壞,都該再弄顆硬碟來做備份,以免萬一日後這淹過水的硬碟又生故障,資料還是會遺失,所以無論如何應該再買顆新的筆記型硬碟,我遂往上回買IBM-Hitachi硬碟的那家光華B1「普拉斯」去。

 

同樣的Hitachi 30GB(註:ASUS S8600最高只能吃到30GB的硬碟)筆記型專用硬碟,2002年十月,連USB硬碟外接盒一起買,是4830元;如今2004年二月,單買硬碟則是3825元(註:所有價格除非註明,均為刷卡價),看起來一年半來筆記型專用硬碟的價格是一模一樣、毫無波動。

 

由於收到PChome購物報賣迷你電腦Barebone組裝機的廣告,特別在普拉斯看了一下有沒有華碩那台漂亮的黑色Barebone順便詢價,發現賣場人對於PChome線上購物多少有點「敵意」,那位少年帶著某種自信及睥睨的神情對我說,我們也會幫你DIY組裝啊,我們當然也會幫你把系統測到好啊!由於覺得他的態度很有意思,加上實在對Viewsonic 17吋的黑色LCD相當心動,就請他開一張估價單給我,看看一共多少錢。結果,果然便宜,減去Viewsonic VX700G的15900元,換配我這不玩game、不玩DV、頂多只需影像處理及寫寫文章的需求等級夠用的Celeron 2.0 GHz,現在普遍規格的DDR333的256MB記憶體及40GB硬碟,再加一台華碩CD-RW,整機只要一萬一千元。雖然到現在我仍沒有閒錢花這兩萬七(過了三個月,估計大約可能又降了一兩千元吧),不過一台小巧黑色的Desktop加酷酷夠大的LCD,仍然偶爾在我夢中縈繞...

 

這天晚上我先生用他剛更新完系統的Desktop,試著透過我的USB硬碟外接盒讀我那硬碟,不錯,的確是讀得到資料,只是確如皓朋所說,硬碟發出喀喀喀的聲音,疑似內部某些機械部位有問題。他老人家趕緊試著將硬碟中所有照片資料夾及檔案備份到他的硬碟上,不料資料目錄等等看起來都正常的硬碟,多檢查幾個檔案以後卻發生某些檔案打不開的情形!我聽著這些一下好一下壞的報告,心情有如坐雲霄飛車一般跌宕起伏,實在一頭霧水不知到底怎麼回事?硬碟是好?是壞?檔案到底是陣亡還是健在?直接透過USB port讀我的硬碟,會有問題;但是不讀檔、而直接試著將圖檔轉燒到光碟片上時,卻又能正常進行、燒好後圖檔也讀得到。--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不是太離奇了點?

 

我先生於是下了個comment:你知道嘛,Intel的主機板通常都怪怪的,規格很高或很特別、所以很挑,搞不好IBM的硬碟就是跟Intel主機板不合,所以讀不到;不過既然可以燒成光碟做備份,看起來你的硬碟的確沒壞,就別想太多了,可以嗎?--唉,不「可以」,我還能怎麼辦呢?只是這樣反反覆覆的過程,使我更加沒有勇氣自己來測試硬碟(我只有一法,就是用外接盒插上ThinkPad的USB埠,試著讀取硬碟中的資料),當下決定還是縮頭烏龜一晚,等睡飽了膽子也大了,明兒個再擇吉時自己來看看吧。

 

2月11日禮拜三,首次自己起動這台我先生借給我用的Thinkpad X21,用顫抖的手將硬碟外接盒的USB線插進Thinkpad背後那個USB port,戰戰兢兢地打開檔案總管,尋找外接硬碟的芳蹤...。感謝上帝,我一個又一個檔案按著我自知的重要性讀取、讀取、再讀取,每一個都正常!連喀喀聲都沒有!備份到Thinkpad原本的硬碟上,也毫無問題!我實在不禁要相信,Intel和IBM大概真的不合,否則一時三刻我不知該怎麼詮釋同一顆硬碟在Intel主機板的系統上讀起來坑坑疤疤,在同品系的IBM NB上就正常無誤?我只差沒有當場衝動地打電話問皓朋,他用來測試我硬碟的系統到底有幾分之幾是IBM系、又幾分之幾算Intel系,以作為我們「Intel和IBM各自的資訊產品間不太相容」之小小猜測的參考證據了!

 

無論如何,當我自己親手證實硬碟「果然沒壞」的那一刻,心理上這一場筆記型電腦喝了熱巧克力後當場陣亡的悲劇,對我來說就是已經達到了「喜劇收場」的快樂結尾,只要硬碟資料還在,我有什麼好怕的呢?只要不需要花兩三萬救資料,還有什麼硬體維修費花不起的呢?只要尚有一台電腦氣息猶存可供我上網及工作,人生還有什麼好擔驚害怕的呢?--啊!我的需求真是何其輕省,何其容易滿足啊!呵呵呵!

 

接下來的幾天,經過討論,我們決定暫時還是不買新的Desktop系統,就把這台Thinkpad換上我新買的那顆硬碟,重灌OS,日後作為我的工作機便了;反正已經一年多都是靠著NB小螢幕過日子,一時三刻沒有那台17吋大螢幕,我的眼睛也不會壞到哪裏去。於是Thinkpad又回到了我先生公司去請工程師幫忙換硬碟、灌OS,期待她重生為我的那日到來。

 

2月16日禮拜一,華碩客服中心一位小姐打電話來,告訴我S8600的檢修結果:主機板腐蝕,64MB RAM損壞,Keyboard及Bottom Case需更換(或清潔)。前兩者需買全新零件,主機板12000元;後兩者報價則為2680元。也就是說不含記憶體,我那S8600的修復就要14680元。那位小姐態度和善、專業又體貼,告訴我可以考慮兩天要不要修,2月18日禮拜三前回復她即可。並隨即將報價單傳真來給我,不管我修或不修,決定後都請勾選我的決定,傳真回去給她。

 

既然有Thinkpad可用,我考慮了幾個小時後,就決定不修了。次日回電給華碩的客服小姐,表示不修;我選擇把電腦直接快遞回我家,貨到後付檢測費840元。2/18日禮拜三,這台S8600就回到了我的懷抱。我將她妥善收藏在皮袋中,珍重地藏進櫃子裏,謝謝她過去兩年在我手上所服的勞役。從此,告別亮黃色妖嬌美麗S8600的時尚風彩,展開我與黑色穩實Thinkpad共生共榮的人生新頁...。

 

不過直到2月21日禮拜六大清早,我才完成Thinkpad上個人習用工作環境的設定,包括安裝應用軟體、復建常用書籤、將老硬碟中的必要資料轉拷至Thinkpad內的新硬碟、將目錄整理完畢、檢查硬碟、跑Norton的WinDoctor檢查作業系統、重整磁碟,等等。

 

最後我來說說從2月5日到2月20日午夜十二點,我主要使用HiNet撥接上網帳號解決上網需求,所產生的費用。老實說,目前我根本搞不清楚,中華電信是怎麼計算撥接上網費用的!根據上個世紀最後幾年的網路使用經驗,我知道ISP業者上網計費是以每分鐘為單位,除了上網費以外,用戶還得負擔電話連線的費用。我記得中華電信似是在二十一世紀初左右,將市話費率概分為「上網型」及「通話型」兩大類,對於不常講電(市)話、撥接上網時間卻可能很長的用戶來說,設定為上網型是比較划算的;我家的市內電話也就是設定為此一計費類型。

 

因計費週期之故,從2月5日到2月20日這段大量撥接上網期間,正好被拆成了前後兩個月的帳單;又因家用市話及ADSL所贈送的市話各為不同帳單,撥接上網費不知為何是計在ADSL那張帳單上,所以又必須合參我ADSL專用市話門號的前後兩個月的帳單。從2月5日到2月15日,「市話撥接HiNet上網通信費」為887元,「網際網路通信費」則為1253元。從2月16日到2月20日,「市話撥接HiNet上網通信費」為296元,「網際網路通信費」則為723元。另外,在市話帳單上還有每個月固定的「網際網路通信費」80元,咸信這一筆就是HiNet撥接帳號的每月基本費。

 

事後我打123服務電話去中華電信請教這個計費方式,對方小姐幾經查詢我的使用紀錄後回報曰:撥接帳號每個月的基本使用時數為三十小時(基本費80元所提供的使用額度),超過三十小時後,每分鐘收費0.17元;紀錄上,我1月16日到2月15日這一計費週期中,除基本時數外還用了4433分鐘的上網時數,所以計算下來,該月帳單中的「網際網路通信費」1253元就是這麼來的。次月帳單與此同理。

 

但是當天詢問後我並沒有實際計算4433乘以0.17是不是就是1253;如今截稿前回頭一算,發現根本4433乘以0.17的乘積是753.61,比我付的錢少了五百元!這五百元到底是怎麼來的?此疑問一。

 

疑問二:如果按照比例,前後兩個月的帳單上顯示的網際網路通信費和市話撥接HiNet上網通信費,根本不成比例!理論上,上網時間應與電話連線費及網路通信費呈現相同的比例,但是兩份帳單所顯示的卻完全不是這回事。這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沒有HiNet或中華電信的朋友,可以為我解個惑呢?

 

好啦。最後的最後,其實由於筆記型電腦喝了熱巧克力而產生的一連串疑雲,還沒有結束。話說2月19日晚上我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撥了電話問立群兄:為什麼有時候透過NB的USB port讀外接硬碟,會有讀不到或硬碟產生喀喀聲的情形?他老兄當場結結實實給我上了一課:USB Hub應該要有外接電源,否則很可能電力不足,讓Hub上的某些週邊跑不動,尤其是耗電量高者如硬碟類的週邊。

 

但是我那小巧可愛的四埠USB Hub,從我買來的那一天起,就從來沒有外接電源的變壓器過呀!這又是怎麼一回事?且待下回分解吧!

 

 

 

後記:

 

各位相不相信,現在此刻,我那可愛的 Denby 高硬度磁器專用個人杯,仍然座落於我桌上的筆記型電腦緊身側,二月初發生慘劇時的同一位置。當然不時在我腦中仍會驚聲尖叫地上映那餵電腦喝飲料的驚悚畫面,不寒而慄地多瞥那支杯子幾眼--唉!誰能給我一點建議,我到底該把這支杯子如何是好?有人能幫我設計開模做一個筆記型電腦工作者專用熱飲杯架,要能方便置放杯子、絕不搖晃傾灑,又能方便在一手打字兩眼死盯螢幕的同時能夠經得起杯主直覺式反射動作地取杯就口嗎?這玩意兒可以附在電腦桌上 bundle 出貨,大大抬高電腦桌的身價市價,絕對不比市面上各種亂七八糟小玩意兒奇怪設計理念的不管是 IT 或是 Life 產品來得不具賺錢能力啊!!

 

誠徵設計高手,喂呀各位大大!

 

●本文載於PCShopper 2004年六月號.專欄<非專業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one 的頭像
stone

練習與鳴奏

st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ring not found (whatsnew.missing.displayname)]
  • 有意思,不过X21本来用的就是INTEL的440BX主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