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桐:男生很多,他們有些長得很稱頭很好看,我也喜歡。有些就看起來弱弱的,要不實在長得不怎麼樣,我也沒什麼感覺。反正我們就一個一個看過去,最後會有一個兇猛抓住我,其實他不兇猛也不行!要不然我怎麼選擇啊?總之他會進來,我就承接,重點是既然他夠兇猛,我也就可以結成胚胎。你問我喜不喜歡他進來時的感覺?其實,也沒什麼感覺......我想不太起來。總之重點是我必須結出胚胎呀!不然怎麼會有果實呢?

 

百合:我出生時身邊就環繞很多男性啊!他們會碰我,也會出去找別人碰。我喜歡讓自己漂漂亮亮的、而且要極純要極美,這是我們家的家訓;他們碰我之前一定全家是乾乾淨淨的,但是他們即使把整個房子都染成鮮黃色,你也不能說那樣不好,我還是得接受,因為我們都是這樣長大、變老的。當我顏色變了,有時候我已經交配,有時後只是死胎,其實所謂『死的』就是沒有結果的交配,我們就是激烈興奮一場,但那是用來娛樂自己的,跟其他任何事都沒有關係。
 

玫瑰:你說激烈興奮一場,其實那可不見得。有時候我們做了,就只是一種社交過程而已呀!即使我期待可以享受到夠 hi 夠興奮的性交,但可不是每個男的都做得到,乾乾的什麼快感也沒有就結束,這可常見得很。有時候我會想像他們很大,塞進來很飽滿的那種形象會讓我顫抖,啊!應該很刺激吧?但是.....我因為先天有點缺陷,全身都是刺。也許他們從後面進,不用手碰我、不擁抱,我才打得比較開吧?呃,我怎麼知道啊?因為......有過經驗就知道了啊。

 

康乃馨:談這個幹什麼?人生有這麼多事好做,性不過就是有時候睡覺前發生的活動嗎?是哪裡有什麼特別嗎?你不要工作嗎?你不要上學、準備考試、煮飯、帶小孩、旅行、讀書、打球、看電影嗎?總不會這些事都是為了性而準備的吧?你的意思是這樣嗎?那我要告訴你,我實在不能認同。那些講什麼性高潮、性自主的、性開放的、我才覺得奇怪呢!他們應該是人生沒有目標,所以只好沉溺於最肉體層面的事吧?唉!也是蠻可憐的!

豬籠草:你不要搞錯了!我的深喉嚨不是生殖器官,那是我進食的部位之一,那是葉子。如果你能伸進來,我就能吞得了吧?除非實在太大太重,那也許我的葉柄會折斷。希望大家交往一場,不至於如此慘烈。不過,你有沒有聽說過性與死的關係?好像是這樣的:沒有性就沒有生,沒有生就沒有死;而且你想探測我喉嚨的深度?我猜你是想死才會這麼好奇吧!我可以吞了你,我可以把你嚼碎撕爛,我可以把你融化。當然,如果你插進來還能抽出去,那我們也許很速配,就多試幾次也無妨!直到我們死去。

 

2017/5/13 Sat 7a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one 的頭像
stone

練習與鳴奏

st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